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94602

新聞日期:1997-10-13

新聞標題:球員失血 洋將恃寵鬧翻天

新聞次標:「色、貪、囂張」八年之最 來自五國選手號稱五胡亂華年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賈亦珍  

一九九七年,年號職棒八年,職棒史稱「五胡亂華年」,來自美國、多明尼加、波多黎各、委內瑞拉、墨西哥的洋將把中華職棒鬧了個天翻地覆。今年洋將的特色是「特色」、「特貪」、「特囂張」。在被挖角大失血及本土球員涉及職棒賭博而被判刑禁賽的雙重因素下,中華職棒可說是內憂外患頻仍,但對洋將卻是「利多」,各球團對洋將的依賴比過去七年要大得多,使得洋將有恃無恐。於是,打得好時,洋將伸出長長的手要獎金,沒有獎金,就會看到洋將稱病不出場,什麼病?大多是「心病」。在下半球季末戰況吃緊時,像隊威爾及瑞奇兩大左投向代總教練江仲豪說:「只能投兩局。」氣得江仲豪大罵:「洋投真嬌嫩。」虎隊主砲克龍則說大腿拉傷,虎隊總教練陳友彬也說:「腿長他身上,他說痛我有什麼辦法?」反正,沒好處,這些洋將就不會賣命。洋將與女球迷間牽扯不清的關係,是年年都有的事,但今年特別旺,這些女球迷有清純學生,有天天在球場上混的辣妹,也有很多是洋將在迪斯可舞廳、PUB釣到的,有些則是自己找上門的。男未娶,女未嫁,只要女方不是未成年,問題還不大,但有些狀況是交上了有夫之婦,或是有枕邊人之婦,引起一些糾紛,更妙的是洋將間還常為了爭風吃醋而大打出手,讓球團不堪其擾,有時球團想到的辦法就是把洋將的老婆接過來,隨侍在側,就地監視,即使這樣,這些洋將仍會想盡辦法外出偷腥,有些實在鬧得不可開交,球團才會痛下殺手,幾位成績不錯的洋將中途被遣返都是如此。色方面的問題影響還小,賭則是大事,今年檢調單位追查職棒賭博相當積極,風聲這麼緊的狀況下,本土球員較收歛,洋將反而成為場上放水及與職棒賭博掛鉤的主角,而且都是集團合作。早期洋將都靠本土白手套來聯絡,按指示行事,今年的洋將不一樣,他們會自己接CASE,甚至洋將就自己玩起來,更高桿的是有時還跨隊玩,不但本隊洋將搞,還聯絡其他洋將一起搞。所以今年洋將的表現特別會打擺子,成績好壞變化特別劇烈及頻繁,只要對照場邊的傳聞就會瞭解:「原來如此。」但能怎樣,不要他們嗎?那戰績會死得很慘的哦!誰敢?虎隊總教練陳友彬在腳傷時有次球隊贏球後說:「腳不痛,心痛。」這種心情是不難理解的。台灣的職棒一定要洋將嗎?一定要那麼多洋將嗎?想想吧!

 
 
【版數:28版/版面名稱:職棒‧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