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87084

新聞日期:1997-03-14

新聞標題:公眾人物要耐得住平淡

新聞次標:職棒「乖寶寶」被約談,即使無辜也須負責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賈亦珍  

郭建成被收押時,大家覺得痛心,痛心職棒竟然真的玩假球。郭進興被約談時,大家覺得震驚,怎麼連他都牽涉在內?黃裕登與陳慶國被約談,大家的反應則很一致:「怎麼他們也有?」兩個乖寶寶涉案,大家的反應當然是如此,而他們被交保後,很多說法就流傳開來,有的說他們有,有的說他們是被騙上賊船,有的說他們只是年輕不懂事,亂接受招待,也有很多人說他們是無辜的。這就牽涉到一個狀況,如果黃裕登與陳慶國真的只是傻傻地接受職棒組頭招待出國而涉案,他們因此所受到的傷害將很大,因為司法程序曠日廢時,這麼長的時間要受禁賽及減薪處分,萬一判決無罪時怎麼辦?誰來賠償他們的損失?薪水的損失還看得見,不能出賽導致的損失是很難估算的,這包括球技的成長、人氣的累積及職棒生命的延續。這就是為什麼中華聯盟一方面支持檢調單位辦到底,又希望檢調單位速查速送,司法單位速審速決之處了。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就是身為公眾人物沈重的負擔。領高薪、受廣大的球迷簇擁,所被要求的道德標準就得比平常人高,飯不能亂吃,東西不能亂拿,不能隨便接受別人招待,話也不能亂說,黃裕登與陳慶國今天的遭遇,他們自己也要負責。真的躲不過嗎?有一個實際的例子是有組頭拿錢給某隊的一位教練,錢裝在包包中,他打開一看是五十萬元,嚇了一跳,立即退還給送錢來的人,同時立即向總公司報告,並且從此不再與這個人有任何接觸,平常也小心謹慎,不亂出去應酬,最近他很感慨地說:「生活雖然平淡了些,但至少心安。」黃裕登與陳慶國的例子,或許對現在還能在球場上打拚的球員是一個最佳的警惕:「人生的路上充滿陷阱,千萬小心。」

 
 
【版數:28版/版面名稱:職棒 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