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86110

新聞日期:1997-02-15

新聞標題:那段光滑的日子...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賈亦珍  

在明德少棒隊的第一天,陳慶國見識到了一個新奇遊戲─「光屁股滑壘比賽」。那大概是陳慶國這輩子最難忘的洗澡經驗。過去,陳慶國從來沒有與人共浴過,加入明德少棒隊的第一天晚上洗澡時間一到,只見大夥兒都往浴室移動,大家都很自然地把衣服脫光,只有陳慶國一陣遲疑後才狠下心脫光衣服。雖然合群地脫光了衣服,陳慶國卻有處處碰壁的感覺,因為他不敢看這些光溜溜的隊友,卻滿眼都是,眼睛轉向任何一方都有,只好尷尬地洗完這個有如度日如年的澡。別急,這還不算洗完,明德少棒隊的澡可是至少要洗兩個小時。這時就看到其他隊友把洗衣粉水灑了滿地,又在剛洗好的身上塗滿肥皂,陳慶國看得糊塗了:「他們在幹什麼?」就看到一個接一個從浴室的一端助跑、滑壘,光著屁股滑壘。每當一個人滑出去,就是一陣歡呼,每當有人超越前先滑的人的滑壘距離,歡呼聲更大,陳慶國這才知道,他們是在玩光屁股滑壘的遊戲,洗衣粉水及身上的肥皂是使身體能滑得更遠。每個人的滑壘姿勢不同,有的人是用屁股滑壘,有的人是撲壘,只要滑得遠,什麼姿勢都可以,有沒有傷到「那話兒」?陳慶國說:「記憶中好像沒有。」明德少棒隊的小球員對這個遊戲可是有名堂的,他們美其名說是「遊戲兼訓練」,而且這還是有賭注的,誰輸了誰就要請贏家喝汽水,陳慶國的「處女浴」並未參加光屁股滑壘大賽,且看在他是新人的分上,那天的贏家還請他喝汽水。以陳慶國現在的盜壘功力,當時一定是滑最遠的人吧?不是,你絕對猜不到誰是光屁股滑壘王,陳慶國忍不住笑地說:「楊福群。」沒錯,就是現在三商虎職棒隊那個胖胖的捕手楊福群。

 
 
【版數:24版/版面名稱:職棒‧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