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82390

新聞日期:1996-11-11

新聞標題:職棒史 尋亂源

新聞次標:新隊加盟爾虞我詐終反目 電視轉播天價競逐竟成仇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記者林以君/專題報導  

你是「中華職棒CPBL」的球迷還是「台灣大聯盟TML」的球迷?你覺得明年兩個職棒聯盟是並存還是共亡?明年兩球季依序開打的話,你是選球員為主、選聯盟為輔,還是先選聯盟再選球員?再問你一次,你還相信聯盟、球員所說的話嗎?亂了,我國職棒最近真是亂的可以,亂的源頭很難斷定由何時、何地、何人開始。七歲大的中華職棒聯盟成長的過程中,遇到過好幾次「嗆司(機會)」,其中有好嗆司也有壞嗆司,好嗆司的時候沒把握就少長一塊肉,壞嗆司吃下去又多了贅肉。這些嗆司分兩大部分,「球隊增加」與「高額電視轉播權利金」。球隊增加的議題自職棒元年起就成話題,CPBL原計畫到職棒五年才打算增加新球隊,隔年辦了一場說明會,吸引了七家企業的興趣,幾經討論,才決定於職棒四年開放新隊加盟。時報鷹、俊國熊等到職棒三年分別領表申請,繳交四千萬元入會費,職棒四年成為職棒新兵,聲寶巨人、中信鯨兩支業餘隊也提申請,但聲寶在最後關頭被「勸退」,中信鯨領表但未提申請,依中華職棒聯盟年鑑指出,「一九九二年(職棒三年)鷹、熊兩隊先獲准成為聯盟新球團,加入職棒四年球季;在交換條件下,聲寶巨人臨時撒回申請,九二年再重提申請,和中信鯨一起加入一九九四年職棒賽」。這一段歷史是聲寶巨人與中華職棒聯盟培養默契的開始,但為時不過兩個月,CPBL六球團(含新增的鷹、熊兩隊)會議就決定,「一九九七年(職棒八年)以前不開放新球團加入」,推翻了兩個月前才勸退聲寶巨人的協議與「交換條件」,雙方非但默契消散,也灑下日後反目的火種。之間,聲寶企業還持有業餘棒球協會的大招牌,及一九九五年亞洲棒球賽、一九九六年奧運棒球賽等國際賽會等著被要求繳也成績單的重任,整個職棒四年、五年,雙方暫時休兵,但燎原的熱火逐漸蔓延。中華職棒聯盟又在職棒六年進一步修訂聯盟規章,「不預設新隊加盟時間表」,而且要等到「聯賽每場觀眾滿八成後,再研究新增球隊事宜」,這道高標準的「門檻條款」讓聲寶有受騙的感覺。聲寶轉而在一九九五年九月亞洲棒球賽前的五月一日,宣佈將與中信鯨「手牽手」一同加入第一志願的中華職棒聯盟,但以一九九七年為最後期限,如果門檻還是一樣這麼高,不排除合組第二聯盟。可是中信、聲寶同床異夢,中信鯨去年改名和信鯨後,隨即傳出與聲寶分道而行之說,今年初和信確定獲准加盟CPBL,繳交一億兩千萬元後,成為「第七軍」。去年八月,另一個「電視轉播權利金」的嗆司出現了,CPBL計畫公開招標職棒八至十年電視轉播權,一來一往間被和信集團以天價的三年十五億四千餘萬元拿走電視轉播權,原來的轉播者年代公司隨即有後續反應,增加直播場次,各方都很不愉快,職棒票房也有走下坡趨勢。去年底,聲寶、年代兩個原本不同領域的棒球新兵結合起來籌組「第二聯盟」,使得原本就不是很穩的國內職棒基礎動搖的更厲害,而雙方至目前為止仍在職棒市場、職棒文化的認知上有著極大的差異,產生包括「球員跳槽」、「雙約案」等事件。此外,今年職棒又被黑、金、賭等不道德事件滲入,加深各方歧異及懷疑,讓國內職棒之亂,集各職棒國家「亂」之大成於一時爆發,何時能了,如何能了,無人能肯定回答。

 
 
【版數:24版/版面名稱:職棒.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