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7135

新聞日期:1974-06-15

新聞標題:裁判尊嚴亟需建立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 孫鍵政  

我國棒球裁判歷來很少受到尊重,裁判根本沒有威嚴,動輒得咎,原因何在?尋求答案之前,且讓我們先提及幾個小故事。第一個故事是:前年南區少棒選拔賽在台南舉行時,一場頗重要的比賽,主審判某隊員滑本壘得分出局,引起球隊抗議,裁判長從紀錄台衝入球場,邊跑邊喊「OUT」(即出局),抗議的球隊教練停止抗議,反問裁判長:「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判出局。」他說:「我是裁判長。」教練又反問:「你坐在紀錄台離球場遠,能看清楚嗎?你有權判決,何必要主審裁判。」裁判長承認錯誤,那位主審裁判也下不了台,對某隊教練說,「不要吵了,我下次『補』你們就是。」比賽因而繼續開始,裁判果然對某隊裁決有很多幫助。第二個故事是:一位現在已是成人棒球國手的球員,在六信高商打球時,很不滿主審裁判對好壞球的判決,連判三個壞球成好球,這個球員火大了,拿起球棒打裁判,打完快跑離場,事後也沒受處罰。第三個故事是:民國六十年全國少棒賽在台中舉行時,光陽隊一名投手因裁判張秋欽將他投的球判成壞球,指著裁判破口大罵。以上三個故事足以說明過去的球員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不很尊重棒球裁判。昨天的全國青少棒賽也有糾紛,東縣與中縣比賽至第七局,東縣抗議主審判決有誤,投手余富誠也指著主審裁判罵「三字經」,其他球員也當場交相指責主審。這位裁判修養很好,沒有理會。如果按照規則,可以將不禮貌,態度欠佳的球員逐出球場。這件事也令人看出裁判在青少棒球員心目中沒有威信可言。華興與南興隊打到第七局時,南興隊認為主審裁判判決錯誤,南興球員差一點打裁判,幸虧警察出動保護才沒出事。這位裁判對自己的裁決也沒多大信心,南興二人出局滿壘時,二棒陳燕明在二好球三壞球之後,華興投手李宗源投來一個高過肩部的球,主審手勢舉手像是要判球員上一壘,陳燕明也準備上壘,但裁判的手勢又往下擺動變成「好球」,判陳燕明三振出局。這一判決影響太大,判三振則南興不但一分也得不到,而且這場球賽就結束了,如判四壞球,南興擠入本壘一分仍然滿壘,再來一支安打,很可能與華興打成平手甚至萬一來一支全壘打分數可能超過華興取勝。這一球的判決與南興、華興都有關係。有很多人認為主審裁判太緊張,判決不明確,才引起糾紛。裁判出問題,多與水準有關,大前天的比賽有一次四壞球保送球員上壘,還沒到壘,教練叫暫停,裁判也跟著喊暫停,這就是錯誤,因比賽在進行中。應該等到死球或人已佔上壘時才能叫停。另外,昨天有一球也是誤判,防守球員接球觸殺跑者,球不在手套內,用手套去觸殺,裁判也判跑者出局。裁判本來就很難當,公正判決也常常不討好,但是裁判的水準需要大大提高卻是事實,棒球協會採用隨隊裁判制是不對的,參加球隊可以派一名裁判來擔任全國比賽的裁判,在台北市的很多好裁判反而上不了場。地方來的裁判也有很突出的,但碰上一兩位水準差的裁判,比賽就會出問題。因而,棒球協會不能不注意裁判水準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裁判的考核,以前常有人說「請裁判去喝酒,就能有一些比賽上的好處。」此話也許未可盡信,但足資棒協警惕。棒球裁判水準不齊,好裁判的成就不會被外界注意,但水準差的裁判卻影響深遠,如果任由他們損及裁判的名聲,不僅棒球裁判尊嚴不易建立,更嚴重的是也將影響我國棒球運動的發展。

 
 
【版數:08版/版面名稱:第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