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68364

新聞日期:1995-09-01

新聞標題:職棒轉播權利金創天價 誰叫好!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林以君、李國彥  

得標的財團宣稱:至少不會賠錢;傻眼的球團欣慰;多年虧損將補滿;電視球迷疑慮:第四台收費是否隨著水漲船高?前言三年九千萬元的職棒轉播權利金,猛竄至十五億元的超級天價,到底好了誰?是真的職棒轉播有暴利可圖,還是,這筆天價最後終會「羊毛出在羊身上」?理論上,各球團每年因而多出未的數千萬元收入,對職棒發展有正面的影響,但也不得不承認,在背後操盤的大企業才是真正的贏家,球團老闆本身也不過是這場金錢遊戲裡的棋子罷了。至於職棒登展的真正衣食父母──球迷呢?有球賽看就好了,管他!和信集團上月十八日以十五億多台幣的超高天價,標得職棒八年至十年的獨家電視轉播權,在職棒圈內投下一顆深水炸彈,不僅造成檯面上TVIS等多家競標者震撼,連帶也讓許多與職棒有關的議題被這股震波提前震出水面。在職棒球場上,贏十分、是贏,贏一分、也是贏,但總覺得「一分差」的球賽贏得漂亮,輸球的也覺得輸得乾脆.,競標者多出一塊錢得標,多一億元也算得標,如今和信企業集團旗下的緯來企業,以多出第二高標的力霸集團三億多元的價格得標,標得漂亮嗎?其中是否另有隱情?球迷或許會問:「天價從何而來?」而且,最重要的是,球迷的「牛肉在哪裡」?職棒元年至四年,職棒迷除了看現場比賽外,在電視機前,沒有辦法得到充分的職棒資訊。不全然是轉播的技術不足,還加上業者對市場的準備不夠,不敢貿然進場投資。邱復生所經營的TVBS(TVIS職棒台前身)算是最先看準職棒市場未來性的業者,以九千萬元取得職棒五年至七年職棒電視獨家轉播權,當作開台強檔節目,從此,「三年九千萬」成了職棒電視轉播權利金的指標。職棒轉由TVIS轉播後,職棒聯盟卻在今年提出,將在TVIS合約期滿前一年半,公開為下一個三年的電視轉播權利招標,讓有心經營者提前準備;和信經過一番折衝考量後,終以十五億四千五百八十四萬元的「天價」得標,逼得情勢逆轉,其他投標者,氣得離開開標會場,而一直宣稱擁有「優先續約權」的TVIS甚至揚言從即日起,全部現場直播,並循法律途徑,解決與職棒聯盟的合約問題。由三年九千萬元的轉播權,居然飆漲到三年十五億多,價格暴漲是事實,但這個價格從何而來?七家競標者中,與職棒淵源較深的要算「俊國有線」與「TVIS」,他們出的價碼或許值得參考。俊國有線背後是俊國職棒公司,職棒母公司下有俊國職棒隊,俊國有線以多角經營球隊的觀點評估後,決定出價六億六千六百萬元高競標,但是在七家投標者中不過是倒數第二;與俊國有線出價相近的是至少已有一年半實際轉播經驗的TVIS,但TVIS所出的六億八千四百萬元,排名倒數第三。TVIS在投標及開標前不上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職棒五年至七年,三年九千萬的權利金投下去後賺不到錢,而且「能不賠就算幸運了」,加上他們有意再投資擴充設備。但隨著標金價格一再隨傳言飛漲,由三年三億餘、五億多、六億出頭,一直到開標後的十五億,開標後幾乎個個傻眼,大家不知道,和信這個三年十五億的算盤是怎麼打的,更懷疑他們怎麼賺回來?六家球團也傻了眼,因為這價碼超出預估的利潤太多了,以往擔心球團虧損像個無底洞,如今一下子可以看到底,而且後年就有機會補滿。得標的和信集團之一──緯來企業仍宣稱,這個價格經過合理估算絕不誇張。三年十五億,折算一年五億,除了廣告商每年約三億元回收、向系統業者收取版權費兩億元之外,還有其他可開發生財的相關資源,至少不會賠錢。而且以最近幾年衛星廣告市場一片看好,再加上年底立委選舉、明年總統大選又可以推波助瀾,出得起這個價錢,就有九成九的把握,否則怎麼跟老闆交代。果真如此,換個角度看,那就是和信認為TVIS過去這一年半間,沒能讓職棒電視轉播這隻會生金蛋的雞生出金蛋來,周邊的資源沒能充分利用,對未來卅億的衛星廣告市場評估錯誤,才會出不起這個天價。但是,和信出的十五億權利金只算是轉播職棒成本之一。培訓專業攝影、播報,以至於其他與職棒球賽相關的器材,如OB(衛星轉播)車、租衛星費用、設立衛星基地台等也將是另一筆成本支出。和信也有轉播其他節目(Discovery頻道、透納卡通台、MTV音樂台等頻道)的經驗,但較缺乏現場轉播職棒經驗,光是培訓人員的費用,預料也將花費不貸,就算是和信接收TVIS所有職棒轉播專業員工,也得花大錢,未來花在職棒轉播上的經費,會以十五億為基準,逐級往上加。職棒聯盟祕書長屠德言在八月七日的記者會中指出,職棒聯盟這一次招標職棒八年至十年的權利金,不光只是價格標,競標業者的技術層級也要達高標準;屠德言舉例,一場比賽至少要有六台攝影機在場,以符合觀眾需求。但是,得標者有沒有轉播職棒經驗、有沒有足夠專業人員,在職棒聯盟祕書長屠德言的眼中,這些都是小問題。屠德言以自己「過來人」(曾服務於和信企業集團)的身份表示,技術及專業人員也可以「整批買」,且「這是國外常有的事」;當一家業者標得轉播權後,常常把之前業者所有的人、機器全買過來,員工只是換套制服而已,不用怕沒有經驗的得標者播不出好球賽。屠德言強調,肯定TVIS的努力與貢獻,更歡迎TVIS再投標,但聯盟認標不認人,如果因此而改朝換代也毋須大驚小怪。事後證明,這次招標結果確實是改朝換代了。而且和信以十五億多得標,與TVIS的六億八千四百萬元差距太遠。既然敢出這麼多錢,還怕買不到技術、專業人員。站在觀眾及球迷的立場,「黑貓、白貓,會捉老巳的就是好貓!」誰在乎誰得標。那麼,TVIS過去這一年半在職棒轉播的服務上,算不算是隻「好貓」呢?和信在未來能不能扮演「好貓」的角色?這才是電視機前球迷最關心的問題。在現場票數有限的限制下,電視成了少數較能替代現場球賽氣氛的傳播工具。一位曾經營過第四台有線電視的廣告商表示,第四台業者不能少兩種節目,一種是股票行情,另外一種就是職棒,少了這兩種節目,就別想在市場上立足,節目品質不好或是漏播一場職棒,總機小姐會有接不完的抱怨電話。台灣職棒迷愈來愈多,但也愈來愈依賴電視轉播,這使得電視觀眾群成為未來職棒電波市場最大的金庫。不過,身為職棒電視迷,職棒元年起至今,電視迷也多少能體會出,不同的電視轉播業者,不同的轉播風格形成迥異的收視效果。職棒前幾年,電視台象徵性地派出幾台攝影機轉播球賽,但打者擊出球後,播報員說出球落點,攝影機卻找不到球,畫面與播報詞常常「牛頭不對馬嘴」,前兩局早就已換了代打,播報員還唸著原來先發球員的戰績,球迷除了咒罵以外,別無選擇。今年各台在夜間新聞中,增加當晚職棒戰續快報,但在台北以外的球場比賽時,外地記者拍出來的畫面只求「有就好」,趕時間剪帶子的,甚至拍不完七局就走了,電視畫面仍然對不上播報員照著紀錄宣讀比賽中的「精彩鏡頭」,大逆轉的球賽也就只能試著從播報員的口氣中去體會,心急的球迷或是剛從補習班下課的學生只能看著字幕列出的當天各項戰續,再不然就打電話至各球場或是報社問個清楚。TVIS進場後,大幅改變了這種「找不到球」的窘況。高倍數的攝影機連球員鬍子有沒有刮乾淨都拍得一清二楚,球迷也從電視上看得到投手怎麼投指叉球、曲球,透過球評及多角度畫面的解說、重播,對職棒有了更深入的瞭解,更提供有心從事棒球教育的基層教練再進修的機會。「天價」轉播金,轉嫁成「天價」版權費,受害的又是消費者。除了國內的職棒轉播,TVIS不斷提升服務品質,加入美國職棒、日本職棒節目後,還覺得不夠,意圖增加轉播人力,想作一隻「稱職的貓」,卻輸在和信的三年十五億天價轉播權利金手下。未來和信該如何滿足球迷挑剔的胃口?鐵定是職棒八年至十年電視轉播的一大考驗。職棒八年至十年仍是「獨家得標、獨家轉播」,獨家轉播的品質無法比較好壞,也無法「不喜歡,就按個扭轉台」,但觀眾會與前三年的TVIS比較。和信「天價得標」,與電視球迷不會一點關係也沒有,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首先會產生的問題是:未來會不會調漲第四台的收費價格呢?落標的頻道業者指出,出現十五億天價後,收視戶的租費調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系統業者如何讓消費者感覺不出調漲的壓力才是重點。如果職棒頻道擁有者(和信)在付出天價權利金後,將成本轉嫁,向系統業者(第四台)收取「天價」版權費,整個第四台生態勢必丕變,又將遲使收視費用調整三者間進入戰國時代,而受害者當然又是消費者。(林以君、李國彥)

 
 
【版數:39版/版面名稱: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