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514

新聞日期:1963-10-13

新聞標題:學生選手日少 後繼無人堪憂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吉承進  

省運會各項運動的成績,說句老實話,實在是江河日下,愈來愈不行了。在前此各屆省運會中頭角的一些老將,現在都已年華老去而豹隱,新血們在表面上雖已頂替了老將紛紛躍居冠軍、亞軍,但是他們的紀錄遠遠趕不上從前的蔡成福、林德生和吳春財之流,祇因蜀中無大將,小伙子們便祇好掛上帥印打衝鋒。省運田徑場的司令台上,曾經發掘過楊傳廣的一些體壇人士如周鶴鳴、吳文忠、史麟生、張星賢、齊沛及楊基榮等,他們都常常坐在欄杆邊不停的搖頭感嘆,這些體壇人士現在都在各個大學教體育,這些人被目為自由中國最好的一群田徑教練,中國的田徑水準正在明顯的退步,他們內心中,恐怕是最最沉痛的了。很多體育界的人士,私下都坦白承認每年的省運會,已經慢慢流為「趕集」的形式。運動會原來的意義,是要選手們作經常的練習,然後在比賽時,跳得更高,跑得更快,擲得更遠,充份表現了人類的體能,使廣大的人群在欣賞與讚美之餘,或多或少也變成了愛好運動的一份子,然後,整個民族健康了,整個國家強壯了。在外國,運動員是被群眾崇拜而尊敬的,運動員每每是同時代人中的驕子。因此,巴西的足球員在巴西獲得世界盃足球賽的冠軍後,隊中的英雄會被桑梓的父老推選為出席議會的議員,美國洋基棒球隊的投手貝貝羅斯,更是全美國最受人熱愛的人物,每一個美國的父親,都願意他的兒子有一天能成為第二個貝貝羅斯。在台灣,社會對運動員總是存在著相當程度的誤解。大家常常都以為運動員雖四肢發達,頭腦卻是簡單的,因此,台灣的父母不願意自己的子女常常到運動場去而耽誤了升學的功課,師大體育系和省立台中體專的學生,如果他能轉到別的學校或別的科系去,相信這個同學的父母,一定會不顧子女的意願而叫他離開了體育的圈子。記得一、兩個月前美國知名的體育生理學家史坦豪斯博士訪問台灣的時候,「史」博士曾大膽斷言「體育家」將來在世界上的地位,總有一天會超過現在最吃香的醫生。史坦豪斯博士認為醫生的作用,是使已經患了病的人設法離開疾病,但是體育家卻能使你根本就不生病,使你經常從事運動而自始至終享受著健康的生活。體育在中國的逐漸衰微,由省會這一面鏡子,已經可以看到了明顯的痕跡。而且,省運會的成績不行,那還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國民健康的一代不如一代,這才是整個民旅與整個國家的致命傷。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體育界人士指出了一個微妙的問題,他說:過去的省運冠軍,常常是正在求學的大中學生如陳照基、林招代和林招枝等,現在的冠軍,學生卻極少極少了。一個人在學齡的階段也正是體能的顛峰,可是除了師大的體育系和體專的學生外,現在的一般學生都不再參加省運會了,選手的平均年齡由應有的十八、十九歲而事實上成為廿三、廿四,這些廿三、廿四的選手將來也退休時,像現在一般水準的選手,是否還能夠找得到?這真是一個問題!(吉承進)

 
 
【版數:07版/版面名稱:十八屆省運會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