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44824

新聞日期:1992-12-04

新聞標題:家鄉的赤腳英雄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小雨  

曾擔心會被球打得鼻青臉腫的村民,怎麼也沒想到,那群赤腳囝仔居然成為紅遍全團的小英雄。先父在民國三十八年隻身從屏東縣萬巒鄉老家來到離台東鎮(現為台東市)最近的一個山地鄉--延平鄉衛生所作保健員。就在延平鄉先父娶妻並生下我們五個孩子,一住就是廿七年。雖然我因為求學住在這裡前後不過十二年,可是對這個布農族的山地鄉,我有份濃濃的「故鄉」情懷,因為在這裡我除了擁有快樂童年,更分享到紅葉棒球隊成名的榮耀。以棒球成名的紅葉村是延平鄉五個布農部落之一,我出生的桃源村與它是同一山頭如臍帶般相連的部落。正因為地理關係,紅葉村和鄉治中心的桃源村情同姊妹,尤其去紅葉村必須經過桃源村,村民來來往往,走在唯一山路上,彷彿一家人的親切和熱絡。就我瞭解布農族人有兩項稟賦,一是歌唱一是運動。其歌唱稟賦表現在八部合唱的小米祭……等歌曲,後來還曾被一位日本民俗音樂專家發現,可算是世界上原住民音樂中音色最豐富的。至於運動,一支紅葉棒球隊,就足以說明一切了。延平鄉會出現「紅」遍全國的紅葉棒球隊,其實是村民始料未及的,尤其民國五十七年八月廿五日這群被稱為赤腳英雄的選手,打敗日本全國少棒冠軍組成的明星隊調布隊時,不只「舉國歡騰」,我們鄉里也像煮開的水似的,人人沸騰,大家見面開口就談棒球,除了一場一場的戰績值得回味,小將們外出比賽每餐只吃一個饅頭,向人借球衣的處境,也讓地方父老難過不已,所以當這些小英雄凱旋回鄉時,迎在路兩旁的鄉民掉的眼淚,除了高興還有憐惜。紅葉棒球隊成名後,許多報章雜誌總不忘提及這些赤腳英雄是如何以石頭當球練習,在我聽來總覺得不可思議,不過當時調派在紅葉村衛生室上班的先父說,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因為衛生室的辦公室就在紅葉國小正對面,所以從衛生室即可俯瞰操場,每當他們練球,先父總是忐忑的唯恐有人被「球」打的鼻青臉腫,而事實上,這種事還真的發生過哩。在紅葉當紅時,我印象深刻的是胡適和胡璉,這對小兄弟,因為他們的爸爸胡學禮那時是紅葉國小校長,有棒球冠軍的校長爸爸當然是很拉風的,所以這對當時仍在國小唸書的小兄弟,每到桃源村來總是手舞足蹈的談爸爸和棒球。後來長大後,我和師專音樂系畢業的胡適於台東縣政府共事時,每回在地方音樂會上,看他當指揮,他那揮棒手勢,讓我覺得「似曾相識」。如今,歲月匆匆過去數十年,當年的大人現已多半凋零,當年的小孩者,現已都是為人父母的中年人,且散居各地。那些曾讓我們分享勝利榮耀的棒球隊員,他們的近況也不比當年的勢如破竹,尤其魔手胡武漢去年車禍去世,更是讓我錯愕不已。明天政府斥資一千兩百多萬在紅葉村所蓋的「紅葉少棒紀念館」,將舉辦一連串活動,我這台東山地鄉出生的孩子,竟有「近鄉情怯」的複雜情緒。在此還是衷心祝褔山中的朋友,畢竟那段山中歲月,是我生命中最溫馨的一段。

 
 
【版數:17版/版面名稱: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