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44823

新聞日期:1992-12-04

新聞標題:把紅葉留下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記者董智森/台東報導  

時隔二十四年,紅葉不再有棒球隊,但,明天,十二月五日,紅葉少棒紀念館,將把紅葉隊留下的力量與精神,彙集在台灣棒運的發源地紅葉國小。廿四年前紅葉少棒隊以七比零的懸殊比數,大敗甫獲世界冠軍的日本調布隊,鼓舞了全國的民眾,也為我國的棒球運動建立了良好的基礎。廿四年來,紅葉象徵一種精神,一種力量,在台東紅葉少棒的發源地紅葉國小,也將在明天成立「紅葉少棒紀念館」。「當年紅葉以石為球,拾木為棒,其訓練充滿了布農山胞生來就有的刻苦精神,但多年來,其文物和事蹟漸為人所遺忘,所以多年來,地方父老一直在爭取建紀念館,現在完成了,總算有個交代。」紅葉國小校長鄭玉妹說,在明天開館時,將邀請當年和紅葉有關人物回來參加,其中包括老校長、球員、遺眷和所有贊助和支持紅葉的朋友。碗口小樹已成大樹,從台東的延平進入「鹿鳴橋」後,秋山紅葉,紀念館矗立在國小內,夕陽長天,當年球員訓練打擊綁輪胎的碗口小樹,現在已須兩人合抱,樹上的殘痕,勾勒出歲月的滄桑。紅葉少棒的創辦人林珠鵬提起那段日子,也是感慨萬千。林珠鵬在民國五十二年時擔任紅葉的校長,他回憶說,這支小小的隊伍,先是在古義、邱慶成兩位老師辛勤的訓練,後來又有古振仁和邱錦堂兩位校友熱心的協助,使這支隊伍終於成立。紅葉本是日據時代的甲種教育所,在民國十七年十月開始招收新生,校址就設在有名的紅葉溫泉旁,民國十九年,改名台東廳關山群溫泉教育所。在民國廿五年,校址遷到現在的地點,而在三十四年台灣光復後,改名為紅葉國民學校,由於學生人數曾逐年減少,一度被改隸屬於桃源國校紅葉分校,直到四十九年才獨立。紅葉少棒在簡焦桐、林珠鵬及胡學禮三位校長努力下,克服種種困難,使紅葉在五十三年五月以四月的組訓時間,在第二屆台東縣長杯中獲得冠軍,算是啼聲初試。「那時,這個榮譽對整個部落來說,真是令人欣喜若狂。」林珠鵬說,當時小朋友能前去參加這場比賽,所有的經費還是老師、族人和家長捐出的,「那時我記得共湊了一千七百廿元,錢不多,卻是大家的心血。」提起這段故事,他不勝唏噓。四年後,紅葉更在胡學禮校長的領導下,擊敗了才獲世界冠軍的日本關西少棒聯盟調布隊,這個成績,轟動了世界,也使舉國為之歡騰,開啟了台灣少棒的熱潮。現任台東延平國小校長的林珠鵬說,那時小朋友除了要幫忙家務外,有的須上山狩獵,也有的幫忙帶弟妹的,能在這種艱苦環境下戰勝強敵,應是「嚴守紀律、刻苦耐勞」所致。整個紅葉國小的校地才一點八公頃,除了運動場是較大的平台外,其餘的都是一小塊一小塊的小平台,很難想像這小小的學校竟是台灣棒球的搖籃,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曾三次到校,現在校內的楓樹也是他指示種植的。當年的崎嶇不平的球場,現在也填平了,許多學童對當年前輩的光榮事蹟還一直津津樂道,問他們最喜歡的運動,莫不大聲的說「打棒球」,聞之令人激動不已。為了讓紀念館如期落成,現任校長鄭玉妹除了張羅所有設備外,更四處聯絡老隊友,希望他們能在當天歸隊。鄭玉妹告訴他們說,建館固然重要,但「為紀念館找尋他的親人更重要」,令許多小將為之動容。由於邱春光和邱德勝還在本鄉,所以在尋找的過程中透過他們的幫忙,也找到部分的戰友,在十三名現在還在的球員中,古進炎還躺在病房中,而古仁義也行動不便,於佑任則在中壢,其他還有在梨山、西部工作,或開貨運行的,都已答應在明天開館當天會回到「屬於他們的紅葉」。最令鄭玉妹感傷的是當年的魔手江萬行(即胡武漢)在去年過世了。而現在紅葉的學生愈來愈少,要重振當年的雄風根本不可能,「想想看,現在全校六個年級,學生只有六十一人,人數絕對不夠組隊。」球員出路家長畏懼,但令她難過的是,反而現在的家長不鼓勵孩子打棒球,「因為他們認為以前那些孩子棒球打得那麼好,後來並未獲得很好的照顧,孩子還不如學得一技在身,也有個保障。」走在小小的校園中,秋楓似火,紅葉如花,小朋友正努力的學習著傳統布農的歌舞,老師辛苦的敲打著木杵做出節奏來,鄭玉妹說,其實現在的教育發展五育並進可能更重要,「球隊是紅葉的傳統精神所在,代表一種精神,這種精神不管是放在打球或工作上,都可終底於成的。」當然棒球是紅葉最足以傲人的,棒球運動也是整個學校和社區最重要的運動,村民說,每逢例假日,他們也是不分男女老少在這裡打棒球,「畢竟那是一種榮耀,永遠抹不去的榮耀」。「過去的訓練是明星式的,我倒希望紅葉的小朋友能把這種精神放在課業或做事上。」鄭玉妹說,紅葉國小現在依然打棒球,建紀念館除了紀念外,也希望布農子弟,能從生活和運動中記取紅葉的精神。

 
 
【版數:17版/版面名稱: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