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4015

新聞日期:1971-06-22

新聞標題:贏得漂亮.敗得光榮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 孫鍵政  

金龍游擊手林基豐緊要關頭的漏接,才真正是失敗的關鍵,否則巨人在第一局也許一分都得不到;巨人投手徐生明許金木更易的時間延後一點,不會造成許金木體力的過份消耗,也許可以防止金龍第四局的銳利攻勢。巨人與金龍少棒爭霸戰,打出了台灣少棒史上最緊張而又最精采球賽。巨人隊贏得漂亮,金龍隊敗得光榮。巨人隊靠緊要關頭的全壘打贏得我國參加國際賽事的代表權,當然是平日努力耕耘的收穫。金龍隊雖然敗了,但能以五比六一分之差給予巨人隊十足的威脅,輸得很光榮。這是一場戰情千變萬化的比賽,儘管巨人隊開頭就取四分領先,但這並不是絕對的優勢,相反的,巨人隊是等到最後一局的最後一球才確定為冠軍。從全盤戰局來論,巨人隊是要比金龍隊強一點。其超越金龍處,在於緊要環節有能力打出安打甚至於全壘打。而且投手兵源勝過金龍,技藝也佔上風。巨人隊贏球的關鍵,我們認為有下列幾點:第一:投手徐生明、許金木、李文瑞比金龍隊劉宗富、楊賢銘來得厲害,而又能控制比賽場面。第二:全壘打出現在重要關頭而扭轉比賽的勝負局面。第三:沈清文的代打收到百分之百的效果,這是巨人教練方俊靈、經理蔡順全的戰略上調度成功。第四:李居明與沈清文的兩支全壘打,可以看出巨人長打的獨特長處。靠這兩支全壘打取勝。除了技術外,巨人的球運也要比金龍好很多。金龍隊一分之微落敗主要原因是:一、投手劉宗富與楊賢銘撐不住場面,球路已被巨人隊看清楚,但又無人可換,因為阮榮隆感冒無法上場。二、第一局被巨人隊先馳得點,失去比賽上的氣勢,被巨人先得分而又攻取四分之多,影響金龍球員心理至大。三、游擊手林基豐的第一局失誤,是金龍的致命傷。四、球員水準欠整齊,需要代打的時候,卻又找不到更好的球員出場。儘管金龍隊輸了球,但它也有很多優異的表現,例如球員打擊落點很好;打擊力量不弱;跑壘員反應與速度均屬一流。金龍隊所感到遺憾的是安打浪費了四支,而且打擊銜接配合不夠理想,像第二局就是例子(無人出局佔上三、一壘)。論巨人與金龍的成敗,從投手、打擊與防守的作戰上來看,可以瞭解到兩隊已完全盡了力量,但也有很多美中不足之處。金龍隊前兩局未得分,但希望無窮,第一局劉宗富安打後,金龍已經佔上三、二壘,輪由五棒楊賢銘打擊,他以往是一個強打者,只要能擊出安打,金龍就能先取分,但被三振出局,這是美中不足處之一。第二局金龍無人出局佔上三、一壘,只要來一個長打或犧牲打或者是安打,金龍就能取一分或兩分,但金龍球員沒有能力做到這個要求。再者,金龍第六局林基豐得一分而以五比六隻差一分之後,唐昭鈞的安打沒有作用,二人出局又逢短擊球員許榮濱未能持續攻擊力量,如果許榮濱能打得理想而不被接殺出局,輪由高文川、劉宗富,說不定金龍還不致在第六局就落敗。金龍隊的作戰情況有兩點值得商榷:最重要的是啟用劉宗富出任投手,應該在第一局被巨人得第一分時就更換。因為劉宗富的球路巨人隊是清楚的,而且巨人前五棒都能接連打中,只要被打出去就增加防守的困難,也讓巨人球員放心出擊不必擔心落空被三振。金龍如能在第一局換投手,說不定巨人只得一分而沒有李居明的全壘打了,教練更換投手的判斷,應該是投手控制打擊者的能力與危急程度而定,等到被接連得分後才換投手,為時已晚,或許這是金龍隊根本找不到別的更理想投手,否則就是金龍教練的一個失策。其次打擊陣容編排雖費了很大心思,但沒有達成預期目的。高文川前幾場表現很突出,從八、九棒提升到前幾棒的構想是正確的,但排第三棒卻毫無威力與作用。劉宗富與楊賢銘長打球員排四、五棒也沒有效果,如果當初把高文川排五棒,楊賢銘與劉宗富排三、四棒,則打擊表現將有很大不同。金龍隊費盡心機卻未達目的的陣容編配也有商榷餘地。巨人隊第一局攻取四分,雖然是打擊上的成功,但金龍隊游擊手林基豐緊要時節的失誤才是勝負關鍵球。李文瑞出局後,儘管李泉成安打上壘,許金木打擊時,只要金龍游擊手林基豐沒有漏接,則戰情變成二人出局,沈清文再打出遊擊滾球,金龍能夠封殺,那麼巨人隊第一局就得不了一分,這種戰情演變可能性相當大。另外一種變化是李泉成擊出右外野安打時,金龍守將黃志偉能夠對來球落點與方向判斷正確一點而不致因撿球失誤的話,李泉成的安打不可能跑到三壘成功,頂多攻入二壘而已,金龍游擊手就是失誤,也只被巨人攻佔三壘不會變成得一分情況。金龍這二次失誤真是一著之誤導致全盤皆輸。從第一局的變化,讓人看出高水準的少棒賽一點也疏忽不得,巨人對機會的把握與及時打擊,是獲勝的基本條件。金龍以能守出名,卻輸在危急時防守失誤,真是運道不佳。巨人隊贏了球,整個比賽的策略與方法有成功的地方,但也有未盡理想之處。拿投手的調動來論,第二局金龍兩支安打後,就把徐生明換成許金木,雖然許金木封住金龍攻勢未被得分是他的功勞,但是否換得太早了一點,因徐生明有處險境不亂的穩定力量。如果徐生明再撐下去,到第三局才由許金木出場,或者到徐生明不能再撐時才換投手,則減少許金木體力上的消耗,說不定第四局不會被金龍隊四支安打攻取四分。當然第二局巨人換投手也是說明教練的慎重。要商榷的地方是如何讓徐生明與許金木的更換時間,能達成防止金龍第四局的銳利攻勢。金龍第四局一氣呵成四分,是比賽高潮。金龍在這個時候的運氣是不錯的,否則只能得二分。巨人隊右外野陳銘晃的失誤與二壘手李居明的接滾地球起步太慢,才被得二分。如果巨人陳銘晃右外野不漏失,則巫佑宗的安打只是佔一壘,再經盜壘成功也只能在二壘,蘇順德與林基豐給予支援(如果犧牲打的話),巫佑宗有得第二分可能,但九棒黃光祥的投手長短打就會變成三出局無疑。所以巨人隊在第四局遭逢被得四分的險境,不能不算是自己造成的壞環境。另外,第四局兩隊平手之後,金龍投手楊賢銘送李文瑞四壞球上壘(第五局),形成壘上有人又被全壘打,造成終局輸一分的情況,這是投手控制上的失策。沒有這一次四壞球而楊賢銘能把李文瑞封殺的話,說不定巨人得不了二分,那麼戰局又變成另外一種情況。巨人能有沈清文換下休息再啟用代打獲得一支全壘打,這是巨人勝金龍最成功的關鍵。綜觀巨人戰金龍全局,六A比五的差距是合理勝負。巨人技術上比較強一點,又能靠全壘打獲勝,可以說是技術與運道的配合才擊敗金龍。

 
 
【版數:03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