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2948

新聞日期:1970-06-30

新聞標題:提倡體育的歧途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何凡  

昨天談到金龍少棒隊總教練蔡炳昌分析金龍敗於七虎的四條原因,有三條是球迷太熱狂,小將吃不消。所以金龍的真正敵人不是七虎,反是少數過分捧場的球迷,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語雲,「過猶不及」,捧得離了譜兒,結果就跟打擊一樣了。同樣的情形發生在中華女子籃球隊身上。本月上旬日本尤尼西佳隊來台,中華女的化身亞東先贏十九分,觀眾大悅。次場中華出戰,觀眾認為會贏得更多,結果以一分潰敗。觀眾大噓,並且在居頹勢時為日隊捧場,因愛成仇,似乎輸得越多越好。終場後更任意辱罵教練與球員。在飛駝敗於韓銀十二分一戰,球迷也以同樣態度對付,這些球迷更日夜打電話給兩隊,咒罵教練與球員,害得兩隊精神痛苦,寢食不安。例如中華(8)陸莉莉曾經踢了日本球員一腳,竟有許多球迷打電話罵她。兩隊對這種精神虐待吃不消,只有向籃委會求救。籃委報請治安單位對電話罵人行為予以管制。看球看到非贏不可的程度,可以說是神經失常,也就等於把自己陷入苦境。因為旗鼓相當的好看的球賽,誰都不能保證必贏,不到終場笛鳴不知鹿死誰手,而比賽的趣味也就在這裡。想贏並不難,專請壞隊來台就行了。但是這是一種浪費,困為這等於為了過贏球的癮,我們的低水準的運動自動放棄「取法乎上」的機會。古人說,「勿友不如己者」,我們卻要花錢請不如己者比賽,購買勝利,還有進步的希望嗎?這次印尼柏迪斯足球隊來台,和目前轉國青年足球隊過台,足委會都拒絕派台灣的足球隊應戰,因為怕部份觀眾輸不起,弄得球場上丟人。今天大家侈言提倡體育,如不能除去輸不起的觀念,體育是無從提倡的。中華女籃受辱的結果,在第二場大勝日隊十九分之後,教練湯銘新心灰意冷,憤而辭職。同時球員也感到寧願出國打球,接受外國觀眾的彩聲,而不敢在國內上陣,因為輸了球少數球迷立刻翻臉無情,當眾辱罵之不足,還要用電話追擊。例如有的球迷在輸球後跳到第一排,指著湯銘新的鼻子說:『湯銘新,你耍臉不要臉?你還不辭職?』多數大眾雖心知其非,但是他們也不願惹這種人,只有保持沉默。於是在不願繼續受辱的心情下,只有辭職了事。但是報上又有人說,這是「不負責任」,是「臨陣退縮」。似乎是說,挨罵受氣是應當的,不幹不可以。這像是忘了今天的球員、教練只拿少數車飯費及零用錢,他們仍是業餘人員,並不吃球飯,氣受不了,只有告辭。(上)

 
 
【版數:09版/版面名稱: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