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2876

新聞日期:1970-05-24

新聞標題:昨日兩戰.投手表演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張昭雄  

全國少年棒賽已經進入尾聲,昨天小鷹贏七虎,金龍勝朝陽,使大局明朗化,今天金龍對七虎,誰獲勝利,即為冠軍。昨日的兩場比賽,是本屆棒賽以來最不精采的一天,首場金龍勝朝陽,呈一面倒。次場小鷹勝七虎,過程平凡,一無高潮。誠如全國少棒聯盟理事長謝國城說,小鷹對七虎僅看雙方投手的表現,兩隊的打擊沒有發揮。七虎敗給小鷹雖然對名次沒有太大關係,但如七虎擊敗小鷹,今天對金龍即使敗北,還有一次與金龍爭奪王座的機會,因為如果七虎贏小鷹,積分是八分(四勝一負),即使今天敗給金龍,也與金龍同為四勝二負,如此的話,必須重賽一場。所以,七虎昨日敗給小鷹,在心理上難免有點影響,因為今天非勝不可,否則冠軍杯即被金龍捧走。七虎敗給小鷹的理由:第一、七虎的攻擊力全被小鷹的投手封鎖。第二、七虎初派上陣的投手郭俊林演出走樣。第三、首局小鷹余宏開的一支游擊滾球,七虎漏失。第四、主審所判的內外角好球比較放寬,七虎球員不易適應,遭致多次三振出局。第五、教練調派投手大意。敗給小鷹,是七虎出賽以來表現最失常,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場球賽。在整個過程中,七虎隊僅有兩支安打,而被三振出局的竟有九次之多,由此可見,其打擊演出之反常。有全壘打威力的楊福興、盧瑞圖二人,也在變化多端的小鷹投手謝文祥手上三振出局,此外,強打者黃永祥也一連遭三次三振。小鷹其挾擊敗金龍餘威,昨日再度施出殺手鑭,令七虎無力上壘。小鷹的贏球,投手謝文祥的獨撐全局,功不可沒。其次,小鷹有天衣無縫的防守,七虎分別擊出六次的內外野球,小鷹僅失守一次。謝文祥的內、外角彎曲球,及強速的墜球,使七虎捉摸不清。謝文祥曾在第二局一度小腿抽筋,而仍然咬緊牙關繼續投完六局,功勞不小。其實小鷹在攻擊上,並沒有突出的表現,全場也僅靠首局的兩支安打,一次敵失及一次暴投攻下兩分。游榮華是這兩分的「打點者」,余宏開臨陣不亂的一支游擊滾球,使七虎失守,造成小鷹得分的好預兆。當林春昇首擊中堅安打上壘後,余宏開接著一支游擊滾球,七虎失守才使小鷹攻佔一、二壘,七虎再度演出暴投,游榮華接著一支右野二壘安打,林春昇、余宏開分別奔回本壘,小鷹就是以這兩分「先馳得點」獲勝。有人認為七虎教練吳敏添首先應派蘇豐原擔任投手,七虎也許不會吃政仗。但吳教練事後表示,他排郭俊林擔任投手,目的在如果郭投手能夠一帆風順,最後一天對金龍之戰,七虎有足夠的投手應付金龍,比較有把握。如今,非但未能擊敗小鷹,反而糟蹋蘇豐原,這是吳教練的失策。金龍戰勝朝陽,完全是金龍的猛烈攻擊,加上投手蘇百慶的優異表現。相反的,朝陽是敗在缺乏投手人材,以及被金龍連連追擊,使士氣大減陷入被動。金龍的強打者二至七棒,昨日均有安打的表現,尤以楊清瓏、陳昭銘打擊率在六成,江仲豪的一支全壘打,也使朝陽大為失色。金龍全隊的打擊率在三成二,幾乎每人都能輕意擊中朝陽的球,在金龍密集的攻擊下,朝陽僅有三次的失守,所以朝陽的防守並不算太差。朝陽在第一循環能夠以二A比○擊敗金龍,完全是投手陳進財有不同凡響的表現,其次是贏在張志隆的一支全壘打得到兩分。按規定,昨天朝陽的陳進財不能上場,而且沒有全壘打的歷史重演,於是,在被動狀態下幾無還手餘地。朝陽投手曾明德在隊中可算首屈一指的投手,但是,昨日一開始就被金龍猛烈攻擊,並在第二局被江仲豪擊出全壘打,使他信心瓦解,逼得教練立即改由劉健德任投手,劉健德首次出任投手,有點怯場,沒有艮好的表現,使朝陽不能轉敗為勝。綜觀此役,雙方的防守可圈可點,金龍攻擊較朝陽優異,金龍的投手也比朝陽隊好,所以,金龍贏得此役,理所當然。

 
 
【版數:03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