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215814

新聞日期:2005-11-09

新聞標題:陽介仁有夢陽仲壽能懂

新聞次標:叔叔求老天眷顧侄兒 「要他走路有風」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藍珮瑜  

「總是英雄還有夢。」 握著麥克風,拉長了尾音,陽介仁放縱了嗓子,也放縱了情感。王中平的「向天要一點愛」一曲,對陽仲壽而言多麼陌生;但叔叔陽介仁歌聲裡的祝福,盡在不言中的一切,他懂。 曾經赴日發展的陽介仁,已經能夠預見侄兒在國外打球的艱辛。「在異鄉打拚,最苦,」短短的一瞬間,陽介仁陷入回憶,「沒有家人照顧。所以,我希望他『向天要一點愛』。」年紀輕輕便進入日職,是陽仲壽的優勢;剩下的,需要老天眷顧,替遠在台灣的陽氏家族,呵護這位年輕人。 呵護陽仲壽,更可能的,是呵護陽介仁過去的懷抱與夢想。「轟轟烈烈的夢,誰不想擁有。一路坎坷的飄泊,只為做自己的英雄。」陽介仁唱著,眼簾裡倒映的,仍是未經滄桑的陽仲壽。眼角邊,上天刻劃的紋路更深了;「我要他走路比別人有風。」陽介仁把所有期盼,濃縮成短短一句話。不只陽仲壽,陽耀勳、陽耀華亦如是。 「嗯。」陽仲壽猛點頭,欲言又止。他懂叔叔表達什麼。在日本,不過是個高中生,陽仲壽曾經一天練球12小時。 週末早上9點開始,先練個3小時,下午1點繼續,直到晚上6、7點。平常時候,「8點到下午3點唸書,」陽仲壽說,「4點開始練球,到8 、9點。」 平常練習很累,但鞭策自己更疲憊。「球探注意我之後,為了在球賽有更好的表現,」陽仲壽說,「重量訓練練得更多。」陽仲壽也不喜歡老是進行基礎訓練,「我每次想,這真的有用嗎?」 答案很明顯。至少,這次全日本只有2名高中生,同時讓2支球隊第1指名;陽仲壽是其中之一。他的夢,是渴望最遲第2年,可以升上一軍。 陽介仁又點了一首日文歌,邀陽仲壽一同歡唱。「歌曲喔,就是『乾杯啦』,」陽仲壽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內容。」叔侄同台高歌,曲意已非重點。不過陽仲壽會記得,有一段自己很陌生的音樂,串起叔侄二人將共同擁有的生命歷程;陽仲壽將開始燃燒,陽介仁則免於熄滅。 堅持到底的路上,自己就是英雄,縱使孤單,仍然有夢。

 
 
【版數:D8版/版面名稱: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