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209011

新聞日期:2005-02-14

新聞標題:酷龍追老婆 高政華 關鍵第三者

新聞次標:競爭者變電燈泡 最後關頭推一把 酷龍嫂賭水餃股 果真變成績優股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記者黃麗華/專題報導  

初識時,曾華偉是毛頭小伙子;熱戀時,他只是職棒練習生,一支前途茫茫的「水餃股」,無視於此,吳旭淋決定賭上自己的一輩子,現在看著曾華偉變成「績優股」,吳旭淋開心的說:「被我賭到了。」 這段姻緣波折重重,也幾度面臨破局,但吳旭淋的堅持及「程咬金」高政華的角色幾度巧妙轉變,鎖定了良緣的結局。 高政華很好玩,這段戀情從一開始他就參與其中。一開始他也是追求者,後來變成電燈泡,並在關鍵時刻變成曾華偉的「貴人」,最後曾華偉拍婚紗照時,高政華更是從頭看到尾,好像伴郎一樣。 剛開始他們談的是「純純的愛」,曾華偉說:「那是國中時,第一次約會好像在辦聯誼會。」 「我是透過同學介紹,約她見面,她只找一位同學相陪。」曾華偉說:「反倒是我很害羞,帶了一群表弟妹助陣,連陳致遠的弟弟都來了,結果是一大群小蘿蔔頭跟著去打保齡球。」 這段時間高政華就出現了,吳旭淋說:「那時我住基隆,有時是高政華一個人來找我,還帶我去看職棒比賽。」 這段純純的戀情,隨著吳旭淋搬家就突然結束了。 「再次打電話連絡,剛好是他退伍的第二天。」吳旭淋說:「那天是我的生日,有位朋友認識曾華偉,就吵著要我打電話給他,沒想到他正好在家裡,如果那通電話沒找到人,可能以後就不會再聯絡了。」 兩人約見面,高政華赫然是電燈泡之一,「多虧有他。」曾華偉說:「我已經忘了她的長相,是阿華先認出來的。」 這次的交往就比較像戀愛了,曾華偉也是在這段期間真正擄獲芳心,吳旭淋說:「他雖然不夠浪漫,但在交往初期,每天都從內壢騎摩托車到三重找我,光是這分毅力就夠了。」 一退伍就展開一段戀情,雖是甜蜜在心頭,但面對未來,曾華偉完全沒有概念。 倒是媽媽對他信心十足,主動向遠房親戚陽介仁推薦去興農牛隊當練習生,約見面那天,高政華又是小跟班,結果兩人都去當練習生。 「媽媽以為我的球打得不錯,有實力打職棒。」當練習生的日子只有曾華偉最清楚,「當時我與她相約一年時間,如果沒有闖出名堂,就要分手。」 吳旭淋在台北上班,薪水3萬元,曾華偉在台中當練習生,月薪1萬2,還得寄5千回家,「我領到薪水的第一天,就到超市買一箱泡麵,打算吃一個月。」 女友很體諒,還從台北寄零用錢給他,「對於他的前途,我沒有多想,自己的工作也忙,只希望他能在棒球場上闖出來。」 在球隊打雜的日子,曾華偉越過越失意,不到一年他就提出分手,但吳旭淋堅定地要他繼續努力,不要輕言放棄。 一年的期限過了,曾華偉還是當練習生,這回兩人不再談分手,突然有一天喜從天降,球團高層跑來找曾華偉,說要登錄他為正式球員,正在抬球具的「酷龍」嚇壞了,嘴巴張得更大。 「沒想到,我真的變成職棒球員了。」曾華偉的機緣又是與高政華有關。他說:「原本球團是想培養他,結果他執意要轉到獅隊,教練團氣壞了,才決定登錄我。」高政華的堅持,改變了曾華偉及吳旭淋的一生。 92年11月15日兩人步上紅毯,17日曾華偉就到多明尼加移地訓練,時間挑得真不對,只是吳旭淋已習慣聚少離多的日子。 婚後的曾華偉依舊把棒球擺在第一位,「對事業的堅持」是吳旭淋欣賞的優勢,「只是他在球場太拚命,很容易受傷,去年還去撞全壘打牆,被擔架抬出場,把我嚇壞了。」

 
 
【版數:D7版/版面名稱: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