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201412

新聞日期:2004-04-21

新聞標題:重回球場 心理煎熬最苦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民生報

記者名稱:記者王惠民/專題報導  

「秋訓期間最難過,全身上下不僅會痠,甚至會痛,想投球找不到球感,不投又覺得心慌,怎麼做都不對。」林英傑說,重回球場那一段日子真的好累,不止身體操練累,心裡煩悶更累。 「當兵時在勤務單位,只有晚上自己舉啞鈴練習。」林英傑說,他的部隊裡不用每天跑5000公尺,沒有戰技訓練,也沒有時間進行自主練習,晚上舉啞鈴,是他唯一的訓練時間。 兩年期間,林英傑的身體不免鬆散,剛回來投入秋訓,他說:「身體太久沒有受到這種強度的訓練刺激,一開始無法適應。」剛開始時,全身上下天天痠痛不已,「訓練結束後,連走路都有問題。」 那段時間,每天必做的訓練是跑步,一天跑40分鐘,「不管下雨或大太陽,天天都跑。」林英傑說,管他臉上流的是汗水或雨水,他一再告訴自己,「再苦都要撐下去。」 「那時候,只有用阿Q的想法來自我安慰。」林英傑說,秋訓時假如一天要練六個項目,第一個項目完成後,他就告訴自己「只剩下」五項,腦海中完全不讓「還有」五項的念頭浮起。 最難過的是心理煎熬,「自己知道體能差別人一截,每次的訓練都很怕跟不上,更怕過度練習會造成受傷。」林英傑回想那段秋訓時光,「心裡頭最苦,練或不練,一樣苦。」 林英傑每天都在「痠」和「痛」的煎熬下完成秋訓課程,他說:「最後還是和現實妥協,後半段沒有勉強自己一定要跟上別人的訓練腳步,不過,單單是這樣的份量,每天體能就已經緊繃到極限。」 春訓階段林英傑總算有點漸入佳境的感覺,練習結束後,痠,依然存在,「但至少,痛的感覺已消失」,他唯一的煩惱「還是受傷」,林英傑坦言,「手肘一痠,就會聯想是不是韌帶出問題了。」 林英傑表示,熬過了痛苦的秋訓和春訓,他還是不曾夢想開季後表現這麼順,這種成績連他自己都意外,不過「該要加強之處還很多」,這是起步而不是終點,他強調:「絕不會就此自滿。」

 
 
【版數:B3版/版面名稱:職棒飛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