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590

新聞日期:1968-08-28

新聞標題:紅葉凌霜記

新聞次標:一支全壘打‧多少麻煩事 校長吐苦水‧感慨話今昔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趙慕嵩  

紅葉國校校長胡學禮,昨(廿七)日看到他的學生胡勇輝和胡武漢連連擊出兩支全壘打,而奠定中華隊的勝局後,除了高興,禁不住也有些感觸。他說,他的學生在學校練球時,個個都盼望自己擊出全壘打,但是大家也擔心全壘打以後的麻煩事。因為紅葉國校的運動場面積很小,四週都是草叢和斷崖,如果一棒揮出去是支全壘打,往往會把球打出場外而落到斷崖下或是草堆裏。遇到這種情形,練球就得停止,因為紅葉國校的經費太少,耍想多買幾隻球很感困難,所以大家不得不停下來跑到草堆裏去找那隻失落的球。假如隊員們找不到球,胡校長就要在放學以後,發動全校老師和同學去找球,一定要把球找到不可。紅葉的球員受了到山下去找球的「威脅」,在練球時都得保留幾分力量。胡學禮說,要不是有這點困擾,他相信紅葉隊員擊全壘打的技巧將更成熟。紅葉隊的經費太少,因此設備不夠,譬如他們連一隻保護捕手面部的臉罩都買不起,由於沒有臉罩,捕手胡勇輝的臉上就難免經常挨球。胡校長說,他絕不是不肯花錢添購棒球器材,而實在是找不出錢來,他說,他每個月都得從八百塊錢的辦公費內抽出一部份來買球具,因為每月如此,所以每個月的教學用品就得向台東鎮內的文具店賒欠,現在紅葉國校積欠了五千塊錢,好在文具店的老闆也深知紅葉國校欠賬的原因,也不好意思到學校去催討。今年的暑假,紅葉隊的主將胡武漢,胡勇輝、古進財、古進炎、賴金木、王志仁都已畢業離校,也就是說,在這次的中日少年棒球賽結束後,這六名球員將離開紅葉隊。胡校長和教練邱慶成都已有準備,他們打算把現在的三壘手胡仙洲接替胡武漢的投手位置,二壘的胡福隆當捕手,候補邱錦忠任一壘、候補余進功作二壘、候補陳進攻任三壘、候補余宏開任游擊手,左翼,右翼和中堅手,另有三名紅葉國校的學生遞補。胡學禮似已成竹在胸的說,他相信未來的紅葉隊仍很堅強,因為新進的隊員在學校裏也是不間斷的練習。胡學禮告訴本報記者,他和邱慶成教練也決定訓練新改組的紅葉隊打硬式棒球,因為他們已經知道改打硬式棒球才有機會向國際少年棒壇進軍。胡學禮說,只要一個月的練習,他相信他的學生就可把運用在軟式棒球的技巧轉入到硬式棒球上,他說,不會有太多的困難,他說個笑話:紅葉國校的學生每天都以石頭當球,以樹幹為棒,在作投扔打擊的練習,即使硬式棒球比軟式球來得硬,但是硬度總比不上石頭。按這個「原理」推想,未來的紅葉隊打起硬式棒球來,也將有佳績出現。紅葉棒球隊為什麼會一連串的創造驚人的戰果?胡校長說,除了不斷的苦練,最主要的是:這群孩子的爭勝心很強,他說,紅葉國校的學生,大都是家境清寒,正因為他們在困境中長大,所以越發增加了他們的進取心,在那些小心靈中,只有一個觀念:「勝利是最光榮的」。談到孩子們的家境,胡校長有些難過。在畢業的六名球員,有三個不能升入國民中學,他們是全壘打的能手胡勇輝,游擊手賴金木,右翼古進炎。因為他們的父母希望他們到田裏去耕種來幫忙維持全家生活。胡學禮說,家境最差的是古進炎,這個孩子每天放學後都得回家種田,這次紅葉隊來台北出賽,胡校長送了五桶米和五百塊錢給他的父母,否則古進炎就不能離家到台北來上陣。紅葉國校的女學生雖然不會打棒球,但是她們喜歡玩躲避球,現在她們已經組成了一個躲避球隊,也是每天都在苦練,胡校長打算在全省躲避球比賽時,推出他的紅葉躲避球隊。同時,他們還正在訓練乒乓球隊。胡校長沒有考慮到籃球的訓練,因為孩子們不太喜歡玩這種球,何況,學校裏也沒有籃球設備。把一群在山區中生長的孩子,訓練得今日的這種球藝,胡校長說,主要是這些孩子能夠吃苦,願意接受磨練,有些時,孩子們的進步遲緩,邱教練難免要痛責一頓,挨了責備的孩子沒有一點怨言,他們的父母也不會跑到學校來「興師問罪」。住在紅葉村的男女老幼,都知道紅葉國校在為爭取光榮而不休止的訓練棒球隊員,因此,每天的放學時間要晚一兩個小時,家長們也不會反對。紅葉國校的學生,幾乎把打球當成了惟一的娛樂活動,在那偏僻的山區中,他們看不到電影,也沒有其它的娛樂,於是他們以打球為樂,一直打到滿身汗水,教練說「停止」而後才休息。紅葉棒球隊能夠連續創造輝煌戰果,其原因也就在此。

 
 
【版數:03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