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489

新聞日期:1968-06-18

新聞標題:紅葉垂楊獲榮銜 有人大放馬後炮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王景弘  

台東縣紅葉國校棒球隊獲得全省第廿屆學童棒球賽冠軍之後,緊接著帶來不少麻煩,其中之一為失敗者的「告狀」。這些指控「紅葉」隊的函件,在十六日晚及十七日上午,分別寄到省體育會、教育廳及各報社。函中的要點不外指出:「紅葉」「垂楊」兩隊,不能代表迎戰日本少年棒球隊,同時應取消他們冠、亞軍的資格,因為他們隊中有人「冒名頂替」。可是,他們又提不出在本屆學童棒球錦標賽中,隊員「冒名頂替」的具體事實。這些信函寄自台南,署名的人士大部份住在立人國校的學區之內,領銜的周金龍是「立人」隊的副領隊。立人國校在此次學童棒球錦標賽中,負於垂楊,屈居殿軍。不過,暫不管署名者的身份為何,動機為何,也許他們真有確實證據。問題是:他們應該如何運用這些證據,及何時運用這些證據。每一項比賽,大會一定有競賽規則,整個比賽即按照這些規則進行。這些規則必然包括選手的身份問題,及抗議的提出。這次全省國校學童棒球錦標賽,主辦當局為防「槍手」出場,特別規定查對照片及戶口名簿的措施。他們為慎重起見,還按戶口名簿上登記的親屬姓名,對小選手加以口試。主辦單位確信這項手續作得很嚴密,不會有什麼差錯。當然,如果參加的代表隊,在核對照片、戶口名簿後,再叫人冒名頂替,也不是沒有可能。這種槍替方式,如果不是身材相差太多,大會發現的可能性便不大。其過錯自然也不能記在主辦單位頭上。相反的,如果兩隊在比賽進行時,一隊發現對方有些球員身份有問題,他們應該立刻根據競賽規則,要求大會重新核對其身份、照片。在這種情況下,身份不合的球員當然要被逐出場。如果競賽規則另有規定的話,甚至於可請大會取消該隊的比賽權。過去幾次全省性的比賽,也常發生類似的問題,而且經對手發覺,請大會取消其資格。這是合於規定的正常行為。可是以「紅葉」與「華楊」兩隊的情形而言,他們在預賽時打了三場──四場球,沒有任何一隊提出異議。準決賽時,「垂楊」險勝「立人」,後者也沒有提出「垂楊」有某中學名手助陣,於規定不合的抗議。「紅葉」在準決賽中,打敗「博愛」,後者亦屬台東縣山地棒球隊,如果「紅葉」隊中有「槍手」,他們不可能不會發覺,可是他們也沒有提出異議,事後也沒投函「告狀」。這幾場比賽能如此順利進行,也就表示大家都承認對方的選手資格沒有問題。在賽後沒育任何一隊提出抗議,也即表示其比賽結果,為各隊所接受。現在距比賽結束已經有一個多月,突然又有人認為優秀隊選手有問題,要求取消其優秀榮銜。這是個大難題,因為事隔一個多月,要查也無從查起,想「平反」勢不可能,投函者反遺人一個錯誤印象──令人懷疑其動機何在。信函中提到與日本代表隊對抗問題,當然得到主辦單位的注意。不過有一點大家不太瞭解,即日本少年棒球隊是論「年齡」,而不是論「初中生」抑「小學生」。如初中生年紀不滿十二歲,仍可參加少年棒球隊,反之,小學生年齡超過十二足歲,也不能參加少年棒賽。此次全省國校學童棒球錦標賽,也是將年齡限於民國四十四年八月一日以後出生的小學生。提倡體育,培養體育精神,當然要防範作偽、不公平的比賽。可是檢舉作偽,檢舉對方不合資格,應該在比賽時依競賽規則提出,不應在事後有名利之爭時,才冒冒然四處投書告狀。

 
 
【版數:06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