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468

新聞日期:1968-05-24

新聞標題:博愛棒隊 黯然東歸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孫鍵政  

博愛棒球隊是一群台東平地山胞子弟所組成,這支默默耕耘的球隊所遭受的困境,跟紅葉隊完全一樣,一連串的挫折與打擊老是和博愛隊結緣。這支棒球隊因為經費的困難,缺少盤資,東拼西借才湊足九千元,到台北比賽,如今,這筆經費已蕩然無存,連回台東的車費都幾乎成了問題。博愛棒球隊這次帶來的九千多元,是靠鎮公所補助五千元,學生家長--山胞們每人湊一點得來,勉強能搭上台東--高雄--台北的車子,參加第二十屆全省學童棒球錦標賽。不幸得很,博愛隊分組比賽時,抽籤與紅葉同組,博愛雖然連克強敵獲得晉級,但與紅葉爭冠亞軍決賽權時,以○比一敗北。堅竹為棒卵石當球博愛的實力,其實比起冠軍紅葉、亞軍垂楊相差不遠,紅葉擊敗博愛,非以打點獲勝即可證明,或許是命運作祟,高昂的奪標希望被紅葉擊破,只抱個季軍杯回歸故里。經費的短絀,對這支成軍四載的球隊來說,已非自今日始,四年前,陳親章教練組織球隊的時候,也沒有分文,既沒錢買手套,也沒有錢買球棒、器材,博愛隊的小棒球員,竟然想出一個法子代替這些用具,他們上山去砍較為堅硬的竹子,然後到河裡尋找圓型的鵝卵石,就這樣開始在博愛的校園以「竹擊石」的練起來。博愛隊採用竹子、石頭練習也不是辦法,後來,才從每月九百多元的辦公費中挪出一部份購買少許的球棒、球套,真正開始練球,學生也愈練愈起勁。這支用竹子、石頭起家的球隊,是台東縣成功鎮最偏遠的山胞部落中的學校學生組成,規模比起紅葉國校稍為大些,有學生三百多名,九班學生。縣長送第一套球衣黃順興當台東縣長時代,博愛隊第一次參加台東縣長杯學童棒球公開賽,雖未掛名,但榮獲特別精神獎,黃順興發現博愛隊是一支穿著破爛的球隊,因此,補助一套球衣,這時候,博愛隊才有第一套棒球衣。少數的球,經歷長時間的打擊,自然被打破碎,博愛隊也沒有很多錢再買球,還是將裂而不碎的球拿來練習。三年前,博愛隊第一次參加全省學童棒球賽,代表台東縣B隊出賽,出人意料的獲得全省亞軍榮銜,當然,這一次博愛還是敗在紅葉隊之手。博愛隊的成員,這些平地山胞的子弟,都是貧窮家庭出身,有的球員只有十一、二歲,還得擔負家庭生活的重擔,下課後須上山砍柴或到海邊撈魚苗,例如吳宗國就是一個失去雙親的可憐孩子,一家五口的生活重擔有他的一份。四年前,棒球隊被教練陳親章組成時,不顧萬難,說服家長讓這些球員參加集訓,由學校辦公費和地方人士偶而捐贈以養球隊,中午吃學校供應的營養午餐,副食費全部由老師、校長自已墊出來。困難的環境,接二連三的挫折,博愛隊沒有屈服,而且堅挺的站立起來,雖未得冠軍,但其表現已經受到棒球界的重視。博愛隊湊足準備參加今年二十界大賽時,四月下旬時候,曾經空跑去高雄一趟,用去三千多元,這些白花去的經費,是因為省棒球協會將比賽改期,通知沒有收到,誤以為比賽如期舉行。到了高雄之後,才接到通知改期,三千多元經費就白白用去了。博愛隊參加比賽前,曾在學校加強訓練三個月之久,集訓費又用去一千多元。救國團曾供給住宿剩下不到五千塊錢的經費,沒有阻止博愛到台北比賽的決心,到了台北之後,博愛隊在前幾天,錢全部用光,正在愁眉苦臉的時候,台東省議員洪掛、蔡聰明及時接濟二千元,才算解決部份問題。博愛隊球也輸了,錢也用光了,回家的旅費怎麼辦呢?陳顯忠校長只得自己墊出四千多元,供全隊買車票回去。博愛隊在台北期間,住宿費是不要錢的,青年救國團知道博愛的困境,幫助他們住在台北學苑。這支辛苦成軍的球隊,雖然將來的難題依然在眼前,但是,這些也是他們過去遭遇過的事,他們的意志,將支持到底,刻劃在每一位球員的心中。

 
 
【版數:06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