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450

新聞日期:1968-05-15

新聞標題:不斷耕耘 必有收穫

新聞次標:參加比賽 幾度奪魁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記者王景弘  

「紅葉棒球隊」的誕生,是基於校長胡學禮的一個意念。胡學禮是一位熱心的山地學童教育工作者,他出身紅葉村,在平地受教育,然後又回山地默默的工作。這段期間,他發現山地青年有的羨慕城市的生活,紛紛離去,置家園於不顧;有的因為長期積悶,漸漸失去自信心,處處總覺得不如平地青年,這位山地出身的教育工作者,即想到要組成一個很重團體合作,又適於小孩的運動。終於他決定以棒球運動來實現他們的目標,邱慶成老師便擔當起教練的工作。紅葉國校棒球場是現成的,他們有一個兩百公尺的運動場,可是手套、球棒、球、壘等都需要買。他們一時籌不出經費,球棒一支一支的買,手套也是一隻一隻購。手套買的是最便宜貨,很小,很薄,接球時手都會感到疼。可是他們潛下心苦練。全校六十六名男生,每一個人都接受過訓練,過了一段時期,邱慶成教練從這些孩子中,挑出體力、技術特別好的組成一隊。胡學祖校長希望藉這些孩子們在棒球上的成就,來恢復他們的自信心。在短短的一兩年之內,紅葉國校棒球隊開始稱霸台東縣學童棒球界。台東地方人士認為「紅葉隊」成績特佳,何不鼓勵他們參加全省性的比賽?縣政府當時也認為有道理,便撥了一筆經費,津貼「紅葉隊」赴宜蘭,參加第十七屆全省學童棒球錦標賽。孩子們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們雖穿著破舊的衣服,用不全的器材,卻得到全省第四名。可是比賽之後,難題來了,他們因為經費短絀,返鄉前付過旅館錢,車費都不夠。胡校長眼看問題麻煩,即鼓勵孩子們:「我們可以走路回去。無論如何,我們要把錦標帶回我們的鄉。」他們的困境在動身還鄉前才被宜蘭各界人士發現,大家慷慨的湊足旅費,把這群可愛的孩子們送回台東去。第二年,在他們故鄉台東舉行的第十八屆學童棒球賽,「紅葉隊」一鼓作氣拿下冠軍。第三年也得到亞軍。今年三月間,他們在台南參加秋茂杯全省學童棒球賽,在卅六支全省學童棒球勁旅中脫穎而出,仍獲冠軍。這時他們卻宣佈:不能參加全省學童棒球錦標賽了。因為他們經費在一連串比賽後,已經透支太多。胡校長這項痛苦的決定,曾引起許多人的同情和注視,「王子出版社」的總經理蔡維岳就是其中之一。蔡維岳讀了「紅葉」因經費無著,放棄參加全省大賽的報導,立刻寫了一封信去,希望瞭解實際困難情形,和經費概算。紅葉國校開的預算是:從鹿鳴橋--台東--高雄--台北,來回車費要三千八百卅四元,餐費每餐以八元計算,需要二千九百七十二元,旅行社以大人廿八元,兒童十元計算,要二千元,加上醫藥費、雜費,共需一萬元。現在台東縣政府決定補助二千五百元,地方人士捐助三千三百元,鄉公所補助二千元,共有七千八百元,還短了二千二百元,及參加秋茂杯欠款二千六百五十元。胡校長給蔡維岳的信上還說,孩子們唯一的希望是能去參加比賽,拿冠軍,住宿隨便都可以,吃飯一餐六元也行,真沒辦法一天吃兩餐他們也顧意來。這封信使蔡維岳非常感動,他住在城市裡,也看過許多經費充裕,學童人數達數千人的小學,可是他們有的對運動不熱心,有的卻訓練不出好球隊。他想,這樣一支來自山地,而且很有希望再得冠軍的球隊,如因經費無著,不能來參加比賽,那實在太不公平了。用不著再考慮,蔡維嶽立刻下決心,要幫助他們來台北參加比賽。他也知道,自己的事業要一次拿很多錢他不可能,他希望能以最節省的辦法來幫助這支球隊,以他們出版社的交通車到南部負責接送,大概可以省下一大半的交通費,台北住宿則請社內的工作人員,一個人接幾位小孩回去住,也可以把餐宿費省下來。這樣便用不著花什麼錢了。蔡維岳的回信,使「紅葉隊」的孩子們歡欣欲狂,他們決定就這樣做,「王子出版社」的中型交通車即在三天前從台北開到台東,再開到最近紅葉村的鹿鳴橋。孩子們從紅葉村一早趕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到鹿鳴橋上車,他們在車上足足坐了十六個小時,才抵達台北。「紅葉隊」到台北,這兩天忙著作賽前練習,他們希望在公平的競爭下,能夠再度得到這次比賽的冠軍。

 
 
【版數:06版/版面名稱: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