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32994

新聞日期:2001-12-07

新聞標題:江泰權帶出大陸冠軍棒球隊

新聞次標:背負涉賭罪 在台四處碰壁 赴大陸另闢天地 率天津隊拿下全運金牌 有獎金外加一棟房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記者李國彥/台北報導  

口袋裡裝著上個月剛出爐、並且是目前在台灣唯一的一塊今年大陸全運會(九運會)的金牌,紅領白身戰袍的胸口上繡著鮮紅的「天津」兩個大字,但前中華職棒球員江泰權手中拿著的卻是鍋鏟及菜夾,這半個月回台灣休假,大部分時候的他,都是這身打扮,在他與妹妹合開的自助餐店內負責為客人打菜。上月十四日晚上九點多,當中華隊在世界盃棒球賽預賽在高雄縣澄清湖棒球場,五比一擊敗亞洲宿敵南韓隊,全場將近兩萬名球迷狂拋藍色綵帶、猛按手中汽笛大肆慶祝的幾乎同一時刻,遠在大陸廣州新建成的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棒球場,天津隊在大陸第九屆全運會冠軍戰,於斜風細雨中以五比二擊敗地主廣東隊,榮登九運會棒球王座。待在天津隊休息室裡,實際負責下達暗號指令的江泰權,與所有天津隊球員一樣,哭了,但天津隊球員們的淚水,不只是為奪得天津代表隊史上首面大陸全運會團體項目金牌而哭,也是在歡慶獲得這面金牌後,每人可獲廿五萬元人民幣獎金,外加一棟樓房喜極而泣;江泰權卻是有感而發的嚎啕大哭,連沒有資格進到球場,卻整場比賽站在看台上手持大哥大,不斷向江泰權通風報信,及提供戰術建議的另外兩位來自台灣的教練郭建成及鄭百勝,也因過度興奮大叫而紅了眼眶。說是自我放逐,可以,說是到大陸尋找棒球事業的第二春,也對,不管怎麼說,江泰權的痛哭,不僅為自己離鄉背井到大陸打拚終於熬出頭而感慨,也恨不得將壓抑心頭長達五年的所有怨懟都發洩出來。去年九月,江泰權背負著五年未決的「職棒涉賭案」的罪名,在台灣棒球界四處碰壁,咬牙接受了一九八五年在澳洲伯斯亞洲賽熟識的前大陸隊球員、天津隊總教練焦益的邀請,赴大陸天津擔任客座教練,卻發現天津隊的棒球水準落後台灣何止十年,被迫從頭培養天津隊球員的棒球觀念與技巧,但只不過一個多月,就讓天津隊「脫胎換骨」,在大陸成棒聯賽全國總決賽中,將連續稱霸大陸棒壇十年的「北京王朝」傾覆。江泰權後來又召喚同樣因職棒涉賭案「失業」的郭建成及鄭百勝,到天津隊共同練兵,今年五月又在大陸全運會棒球賽預賽以十一連勝奪冠,再在上月全運會棒球賽以六戰全勝封王。江泰權表示,這面金牌帶給他的意義是,不僅證明他們三位來自台灣的教練在訓練、比賽的觀念及戰術、技巧的靈活性上優於其他大陸的教練,「更重要的是,我們成功地將台灣的棒球經驗移植到大陸的棒球界,並且為台灣棒球教練的專業建立起一定程度的口碑」。江泰權說:「一年多來,我曾經多次返台度假,但是這一次,是第一次讓我有衣錦還鄉的感覺。」

 
 
【版數:7版/版面名稱:話題】
 
圖片區
圖片1: pic_sub金牌教練 回台拿鍋鏟 江泰權在大陸棒壇展開第二春,摘下大陸九運會棒球金牌,但他回台休假,卻在自營的自助餐店拿鍋鏟幫忙。《photoedit記者李國彥/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