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27677

新聞日期:2001-05-18

新聞標題:棒球尋夢園 多少追夢人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賈亦珍  

大乙棒球可以說是棒球的尋夢園,人人可做棒球夢。就拿輔大的林詩明來說吧!國小就當捕手,可是他最羨慕的是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他想當投手。林詩明是升學班的學生,所以棒球一直只能當課外的消遣,不能當真,國中就沒打了,一直到高中考上棒球風氣鼎盛的新竹中學才重拾球套,不過,教練只叫他守一壘,投手?隊裡太多了,不需要。說來有點難為情,從國小打到高中,一直到高一時才首度成為先發九人,第一次先發還真有點緊張,手有點發抖。「投手夢一直到大二才圓。」林詩明說:「那是大專杯,對新埔技術學院的時候。」緊張嗎?緊張啊。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誰不緊張,怎麼投都覺得自己的球不夠強、不夠快,怎麼都不像郭泰源把對手一個個三振。「過癮嗎?」林詩明說:「老實說,過癮。」中央大學劉柏麟的心願更謙卑,他只希望能穿正式球衣在正式的球場及正式的比賽亮相就夠了,這麼小的一個心願竟也在大學才完成。劉柏麟有個以前跟「老教頭」曾紀恩在空軍棒球隊同隊的爺爺,從小爺爺就跟他說棒球「古」,教他打球,帶他去看球,從小練了一身不錯的球技。不過,父親准他玩,卻不准他迷,不准他走上這條路,因為他父親也打球,但年輕時卻因為打球而沒考上雄中,對此一直耿耿於懷。國中時他差點被父親的朋友拉到棒球隊,被父親擋掉了,高中時偷偷去乙組隊當槍手,那是支窮球隊,沒有正式球衣,就是運動衣加上運動褲就上場了,每次看到別隊光鮮的棒球球衣,他就打心底羨慕。考上中央大學後,他很高興,因為這是一支有棒球隊的學校,他提早幾天到學校,辦好手續後,行李一放到宿舍裡,就拿著手套到校園裡找棒球隊。當校隊的球衣穿在身上時,看著上面繡的中央大學四個字,看到自己大大的背號,劉柏麟心裡莫名其妙地酸了起來。第一次穿這套球衣踏上他只坐過觀眾席的台北市立棒球場參加大專杯,那種感覺真奇妙。在隊裡是菜鳥,那一天他沒上場,劉柏麟說,賽前練習踏在球場草地上,從腳上傳來軟軟的感覺,比賽時坐在休息區裡為隊友加油,那種不同視野的看球感覺,以及換邊時替忙著換裝的捕手到本壘板後暫接幾個球時,偷偷摸本壘板的感覺,「哇!好像被電到一樣。」現在劉柏麟閒時到球場看球時,發現坐在觀眾席已經不太習慣了。天天都要在客廳練揮棒的許鈞雄,從小就喜歡前統一獅隊捕手曾智偵,最大心願就是當個打擊夠強的捕手。國小學校沒有球隊,他玩棒球,國中學校有校隊,他要升學,只能玩棒球,班上老師是校隊老師,曾要他去加入校隊,要讓他蹲捕手,已經國二下的他想想,咬牙拒絕了,不過他還是買了全套捕手用具,玩球時可以蹲捕手過癮。高中在新竹中學,有棒球隊,又為了升學的理由,又狠心沒加入,還是閒時穿著整套捕手裝備玩球。終於考上了有棒球隊的輔大,終於可以放心大膽地加入校隊,他開口要求:「我要當捕手。」終於可以穿著配備整齊的捕手裝備上場比賽了,許鈞雄小鹿亂撞地上場,緊張地直想拉肚子,每次比賽都得準備胃腸藥,他平時並沒有腸胃的毛病,偏偏就是比賽前腸胃會搗蛋。他說過要當打擊強的捕手,所以從大二開始他每天揮棒練習,在家裡客廳練,即使有客人在時也不間斷,他的一些朋友到他家玩時,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小心,不要揮到我。」這樣的付出是有回收的,他在正式比賽曾有一支全壘打紀錄,不過,這支全壘打在場地很小的榮工棒球場打出來,他並沒有什麼興奮的感覺,總覺得勝之不武,前不久在場地特大的新莊棒球場打出擊中全壘打牆的球,不是全壘打,但比那支全壘打卻遠了四、五十公尺,這回他真高興了,因為他認為打出這種距離的球,才稱得上是強打。年輕人就是這樣,人人有夢,人人有一顆待燃燒的心,人人有一個未完成的理想,在大乙棒球裡,人人在尋夢,有夢總是最美的。(系列完)

 
 
【版數:30版/版面名稱: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