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27645

新聞日期:2001-05-17

新聞標題:體保生 課堂一條蟲

新聞次標: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本報記者賈亦珍  

虎落平陽兮龍困淺灘!曾貴龍、劉少強,在大乙棒球裡,他們可是真的蛟龍及猛虎,可一進了教室,面對一本本的天書,龍藏了,虎也臥了。曾貴龍是去年IBA青棒選拔賽的打擊王,為了參加世界青棒賽,錯過了體育院校的入學考試,偏偏又沒打到前三名,無法保送,只好以體保生名義進了中興大學農機系。今年曾貴龍的名字在大乙棒球出現時,在大學校園BBS站引起一陣騷動,大家都爭相問:「是那個曾貴龍嗎?」曾貴龍 掙扎…喜歡打大乙 捨不得轉學在中興大學隊擔任投手的曾貴龍,在球場上被視為神,隊友把勝負全放在他身上,也把自己球技的進步寄託在他身上,「有這個PRO級的在,一切妥當啦!」其他球隊則風聲鶴唳,聽到會碰到中興大學就一陣唉聲嘆氣,也是因為曾貴龍。國三才開始正經打球的曾貴龍,高中上了台東體中,開始接受正規訓練,開始時不起眼,高三時棒子火燙,拿下打擊王獎項。從玩球到打球,曾貴龍對棒球有很特殊的感覺,他喜歡玩球,三天沒碰到球,渾身不對勁,但他卻不喜歡正規部隊的訓練,一開始練球他就想要放假,曾貴龍就一直活在這樣的矛盾中。上了中興大學這個矛盾更尖銳化,對這名打擊王,一些體育院校還是有興趣的,因此有人打電話要他今年去參加轉學考試或重考,曾貴龍有些心動,因為,中學大學他有點待不下去了。剛進興大教室,他發現,攤在眼前的教科書,跟天書沒兩樣,不要說工程圖學、微積分或應用力學這些課,連國文、英文也一樣,曾貴龍苦笑地說:「我高中根本沒唸什麼書。」可是曾貴龍卻很喜歡大乙棒球,因為他玩得很開心,他覺得大學棒球不像專業棒球一樣隊友間會鉤心鬥角,大學棒球比較單純,純粹在玩,這讓他又不想離開中興。最近,他下決心留在中興,問到功課怎麼辦?曾貴龍說:「我也不知道。」劉少強 變心…棄棒從撞球 打算考北體中正高工出身的劉少強,也是體保生,也在中興農機系,到中興的原因是沒考上體育院校。普通大學的課程對他這種專業青棒隊出身的球員也是天書,他形容說:「即使專心上課也有聽沒有懂。」最令他痛苦的是微積分,室友先拿高中數學教他,發覺痛苦指數一樣高,再拿國中數學教他,有一點能接受了,可還是懵懵懂懂,結果當然是被當掉了。微積分如此,英文也一樣,更別提應用力學,反正過關的學分不多,教室成為他最怕的地方。他並不像曾貴龍一樣,在棒球隊找到快樂,他的快樂在撞球。撞球是他在沒考上體育院校後,等待重考那一年學會的,當時他在一家撞球場打工,閒時就玩玩,玩著玩著技術進步很多,在參加過一些大學級的比賽後發現,自己竟然已成為大學高手了。教室讓他痛苦,棒球是他體保生身份必須要打的,只有撞球是一點雜質都沒有的「玩球」,現在他對撞球的興趣高於棒球,他最近就要考北體,用的是撞球專長,他不想再待在中興了。郭俊榮 堅持…刻苦追學分 應該能畢業屏中青棒隊出身的郭俊榮是曾貴龍及劉少強的學長,也是農機系的體保生,他一路苦熬到現在,已快修煉成道了。他永遠記得大一時二十個學分只過七個的悽慘,他沒有退縮,不懂的找同學問,每週三天的課後輔導也幫了他一些忙,一點一點地追,一個學分一個學分地拿,現在他也讀到四年級了,今年可能畢不了業,不過,多唸一年應該就可以了。對大乙棒球也一樣,剛來時他是帶點鄙視、不屑,他心想:「這些人打球好像上體育課。」隊友請他教,他也一副懶得教的神情,不過,這一切在大家變成朋友後,就改觀了。郭俊榮發現,大乙棒球其實滿好玩的,輕鬆、沒壓力,雖然打得很爛,但很快樂,說實話,能在農機系撐到第四年,棒球隊是一個重要的精神支柱。體保生不獨中興大學有,體保生在學業上的困境也不只他們三個人遭遇到,以目前的狀況來看,基本制度不改,蛟龍仍會困居淺灘,猛虎也會遭犬欺。(系列八之七)

 
 
【版數:30版/版面名稱:體育】
 
圖片區
圖片1: pic_sub中興大學體保生曾貴龍是大乙棒球第一高手。非報系《photoedit(好動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