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0724

新聞日期:1978-03-14

新聞標題:王貞治的日記

新聞次標:邁向全壘打新紀錄的道路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王貞治  

二月二十三日星期四前幾天,隊友們都在嚷嚷:「下一次休息的時候,得痛痛快快地喝一場!」可是,真的到了休息的日子,大家畢竟還是以「棒球」為重,不敢真的痛飲。當然,當我們洗過酵素浴,出了一身汗,通體舒暢之餘,去酒館喝上一、二杯冰啤酒解渴的,相信也大有人在,但絕沒有人酗酒。單是喝一、二杯冰啤酒,倒也未可厚非。總而言之,在我們這一行中,維護身體健康,是沒有過猶不及這一說的。過去這幾次受傷,使我深切感悟到,身體才是本錢這一名言。過去,我最討厭按摩這一套。但是,最近我自動地召喚按摩師。也許這與年齡不無關係。這些日子來由於足部受傷,我無法全力奔跑,所以在練球時很少流汗。唯有洗酵素浴而大流其汗之後,特別覺得身心舒暢,就像是鬱悶的心靈受到春雨洗濯,重感清新氣息似地。看樣子,我已經不流汗,就不足以體驗生活的了。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五明天就要開始公開賽了。訓練已結束,戰鬥即將開始。儘管集訓期間訓練日程極為充實,但仍有一件事未能使人心領神會。那就是,實際與對方投手面對面接觸時,油然產生的「鬥志」。投手與打擊者的輕重,一半依賴技術,剩下一半就是如何顯露本身鬥志以壓制對方,投手帶著「你認為能擊中球,你就試試看」般心情投球,打擊者則對準每一個球全力揮棒,這是一種競爭,運動的本質就在這裡。而且,非經過實際競賽,就無法培養出這種旺盛鬥志。據說,美國棒球聯盟的集訓期間極為短暫,幾乎立即使球員參加正式公開賽。這和日本對於棒球賽特別重視鬥志一舉,顯然大不相同。我想,在日本,如果球員們的體能能夠很快達到顛峰狀態,未嘗不可以參照美國棒球聯盟的做法。上午練習時,我原想如果足部情形許可的話,希望能參加公開賽,事後發覺畢竟有些勉強。畢直往前跑雖然不再感到痛楚,但扭轉身擊球時,仍不免感到左腿內側的肌肉有被扯裂般感覺。這實在太彆扭了,我不免有些惱怒。不過,轉念一想,我實在不應該太著急的;距離揭幕還有一個多月呀。如果現在爭強,不幸而觸發舊創的話,那就真的一切都完了。我告訴自己,退讓也是一種勇氣。傍晚,全隊搭上巴士,前往比賽地鹿兒島,巴士上的導遊小姐和我們大談西鄉隆盛的「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故事。是的,職業運動就是這麼回事。不管在比賽前如何努力訓練,或只是虛應故事般敷衍了事,比賽之前的一切根本一無關係,一切都由比賽的結果來加以判斷,無論如何非「為王」不可。抵達宿舍時,「洛德」隊的李氏兄弟已在等待。兄弟倆面貌好相像。弟弟我還是第一次見面,軀體比他哥哥還要魁梧。這且不說,從老遠的家鄉趕來,兄弟倆穿著相同球衣參加比賽,實在教人羨慕。他們對於我的傷特別感到關切,說是明天在球場上要替我送些極好傷藥來。他們那令人備感觀切的笑容,使我極為感動。我緊握著那兩隻巨靈之掌不放。面臨公開賽第一場比賽前夕,情緒學竟多少有些亢奮吧,晚上老是睡不好。

 
 
【版數:08版/版面名稱:第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