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新聞

Metadata格式:DCDACRSS1.0 ‧RSS2.0 ‧NITF

編號:10321

新聞日期:1977-09-08

新聞標題:全壘打的故事

新聞次標:王貞治與漢克阿倫

新聞來源:聯合報

記者名稱:日本恆文社編集.丁祖威 譯  

荒川教練的焦慮也不下於王貞治。在苦思之餘,想出了一般稱之為稻草人打法的金雞獨立姿勢。荒川的想法是這樣的。通常,打擊者從預備姿勢到揮棒這一階段,是把身體重心放在後方,然後迎著來球,體重往前移。可是,王貞治在對方投手做出投球姿勢的時候,把自己身體的重心放在後方,再把重心移向前來時往往會慢了半拍。既然如此,一開始就把身體重心放在後方,揮棒的時間也許就能加快若干。要做到這一點,似乎必須以一足支持體重。於是,第二天在練球的時候,荒川問王貞治:『你可知道有一種金雞獨立式的擊球法?』『什麼?那是怎麼樣一種姿勢?』『先用左足支持全身,然後傾全力揮棒。這樣的話,揮棒的時間也許會快一些。』『好,我試試看。』正是做什麼都不順手的時候。只要有一絲可能性,任何古怪的姿勢或打擊法,王貞冶都願意認真嘗試。當然,開始時不太理想。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苦練,他發現後傾的時間加快了,那是說,揮棒擊球的時間不再像過去那樣老是慢半拍了。在練習打擊時,他試用稻草人打法。果然,內角球的揮棒時間已能恰到好處,可是,揮棒落空的機會相對增加。因為只用一足支持全身體重,身體不免會有上下微微搖晃的現象,以致無法擊中球。從參加職業棒球隊以來,王貞治在最初兩年,遭到三振出局的次數多達一六一次。這是巨人隊成軍以來的歷史性三振紀錄。於是,好事者替王貞治起了一個綽號「三振王」。有過這一苦澀經驗之後,他雅不願在三振方面自己再創造一個新紀錄。因此,儘管勤練了兩天,他還是不敢在人前顯露這一獨特的打擊姿勢。在本身感受上,王貞治覺得這一打擊法對自己相當合適,既能很順利的揮棒,而且也能集中自己全身力量,在一瞬間發揮出來。所以,到了晚上,他獨自關在房內,苦練金雞獨立式打擊法。當他還未能完全建立起新的揮棒姿勢時,一九六三年的球季已經來臨了。王貞治決心盡最大努力,要追上隊友長島茂雄的成績,可是他的打擊並不如他自己所想像的那麼理想。以打擊率來說,距離三成還遠得很,而眾所期待的全壘打更是一支也未出現。這使王貞冶急得要痛哭流涕。不過,王貞治並沒有完全失卻信心。他堅信努力不會白費的。他繼續不斷練習揮棒姿勢,直到深夜。在那些嘗到三振苦味的日子裡,他更是既愧又疚,夜不閣跟。每遇到這種時候,他乾脆掀開被窩,拿起球棒,全神貫注的複習揮棒的姿勢。不知不覺的,王貞治的臉上祇剩下一對炯煙發光的眼睛。是六月三十日的事。巨人隊在川崎球場與大洋隊對壘時,王貞治再一次嘗到苦澀的滋味。鈴木隆投手那快似疾風的投球,使王貞治接連兩次被三振出局。被三振的時候,來自看台上的「三振王」的譏笑聲,使王貞治覺得面目無光,抬不起頭來。『如果老是打不到球,將影響整個球隊的成績。但願能夠拋棄棒球這一行業,另找出路。』責任感特重的王貞治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打擊率二成六。九支全壘打,對一般球員來說,成績不能說是太壞,可是,作為巨人隊的主要強打者,這一成績是不夠的。那天晚上,王貞治睜著眼睛直到天亮。他想:『今天再擊不出好球的話,我非把球棒丟掉不可!』但是,決定是一回事,怎樣使決心變成事實是另一回事。他想起了曾經練習過兩天的金雞獨立式打擊法。『我想試試那種打法。』王貞治就教於荒川教練,得到的答覆是:『好歹得試上一試。』就這樣,在那天對大洋一戰中,王貞治第一次採用稻草人打擊法。對方的投手是稻川。第一次出擊無功而返,王貞冶決心再嘗試一次。第二次出擊時,王貞治帶著祈禱般的心情揮棒,手腕傳來一陣奇妙的、非常舒暢的感受,輕脆的擊球聲傳遍了川崎球場。雪白的球似被某種巨大的引力所吸引般,畢直的飛往外野看台。『打到了,打到了。很自然的擊中了球,就是這種打擊法!』所有煩惱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剛在數分鐘前要想脫掉球衣另謀生計的想法,只是一個惡夢。『揮棒的時間控制得太好了。』荒川教練的話更增加了他的信心。此後,他頻頻擊出安打。在這場比賽中,王貞冶出擊四次,擊出了三支安打,其中有一支全壘打。在一場比賽中擊出三支安打,還是他參加職業棒球隊以來的第一次。就從那一天開始,王貞治正式以稻草人方式出擊。一九六二年七月一日,對王貞冶來說,無異是他的「生」日。直到現在,他對這一天仍然特別珍視。此後,王貞治的打擊成績突飛猛晉。自球季開始到六月底止,他只擊出了九支全壘打,可是單祗七月一個月,擊出的全壘打就達十支,打擊率一躍而為三成六五。到球季結束時,他的全壘打己累積到三十八支,他第一次獲得全壘打王的榮譽。球季開始前,一心想追上長島的願望終於達成了。其後,全壘打王成了王貞治的代號。從那一年起,他連續十三年榮獲全壘打王,而且連續兩年獲得棒球界最高榮譽--三冠王。這一輝煌成績是很少人能望其項背的。或許有人認為,在偶然的機會中發掘出來的稻草人打法,使王貞治成為全壘打王。但是,認真說起來,使他成為全壘打王的乃是處於困境時,內心仍能燃燒起旺盛的鬥志,以及夙夜匪懈地尋求和練習適合自己的打擊法的那份恆心與毅力。從那以後,王貞治也曾有過打擊低潮。每一次,他都以當年日夜苦練,終於苦盡甘來的往事自勵,繼續從事激烈的練習。不僅是揮棒,凡是有益於打擊的事,他都全力以赴。王貞冶平貝比魯斯的紀錄是在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那一天是中華民國的國慶日,在日本則正好是體育節。創造這樣一個輝煌紀錄,恐怕再沒有比那一天更合適的日子。(十)

 
 
【版數:09版/版面名稱:影視綜藝】